空竹 こ

还“我六年级了我脾气很大的”,如果年龄和脾气成正比增长,这位妹妹这世界上现在已经没有你了

陆念初:

的确这事儿说出去真够给陆地丢脸,我并不认为莞莞做错什么,懿在黑子面前维护自己的偶像有错吗?莞莞温柔,说的不难听,可是有些人就是脸皮厚也没办法,一个劲儿装傻说自个儿正大光明,是,您正大光明,我们不也是正大光明进来的吗?尊重他人您懂吗?一个人的偶像就是她的信仰,您在侮辱一个人的信仰不觉得可耻吗?您别怪我说的难听,我就是护着莞莞,您黑小姐姐,我能理解嫉妒小姐姐美貌有才华心美讨人喜欢,可以,因为您没有啊,人们对自己没有的东西就是特别上心,您说对吧,我已经给了您足够的尊重,望您多担待,担待不起?那就受着!


莞尔徐徐:



嘿嘿嘿dw我丢你老mua




小学生dw是猪,吃粑粑,你们这群臭居居,只能躲在键盘后面黑人,丑陋的土拔鼠瞎搅和QAQ。翘李嘛,诅咒你们这些黑我鹿哥热热的人过年家里大米都被老鼠偷光哼QAQ。敲里lǎi lǎi哼。




cnmua
nmlgbiu
哼QAQ


评论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