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竹 こ

反正这个垃圾永远得不到她想要的,我们挂不挂骂不骂,她都得不到,坐等看她笑话就成。

新世界的卡密酱:

我今天血崩,一天用掉了半盒OB的普通型,就非常暴躁,非常想撕X。

然后这个东西依然没有从我的首页掉下去。

我就来说那么一下,免得太太们一直忧心忡忡的,对身体不好。

这位小朋友,字里行间透露着晚期商业化符号化的日系量产轻小说里浓厚的矫揉造作,看的出来非常想向某种书里的中二病角色靠拢,所以在表述时都会故意将自我扁平化特征化,很尴尬。

可憋给我们中二病丢人了,我们可是要毁灭世界的。

让她觉得自己可以黑红吧,有太太担心她换个笔名靠粉丝量红起来,不可能的,她写不好的,没那个水平。换句话说,即使她正常发挥,也红不到哪里去。

她正常发挥写文,即使和那些上蹿下跳一篇注水粮乱加tag的蠢货一样作派,也改善不了自己的文章质量。

我这种半死不活的,首页看见垃圾都会删掉哪。

在很早很早,起码七八年前,那个时候我看漫同的主要阵地还是在贴吧和绿JJ,那个时候日漫顶天立地,国漫和死的一样,所以这种口气在当时的“稍微差一点的”粮里都比比皆是。

当时,稍微,差一点的意思是现在都可以拿去投吐槽中心。

我太熟了,这些玩意儿,换汤不换药,甚至自己都写过这种垃圾。

当年最著名的是啥,穿越在时空中流星雨般的爱恋⋯三部曲。

说真的,这些年了,雷文层出不穷,要说集毁角色之大成,还得是这一部,你小希又算个什么东西。

当年网络普及度低的情况下这位弄了个大新闻,也算开了苏雷之先河,所以才算出了名,现在小学生都有智能机,各路雷文创意新颖切入独特如过江之鲫,她真蹦不了多久。

挺可悲的,我点开的时候是起了兴致,想骂一铲子掘了她〇子妈的窑子坟的,突然就觉的没意思了。

年轻人们撕的套路我不明白,各种混圈忌讳也不懂,好多术语也不理解,平时不撕安静如鸡,基本就是条会喊666的咸鱼。

可突然有个什么货色拿着十年前的套路出来了,我就兴奋了。

诶嘿,我见过啊。

寒叔还在产粮,几几与时俱进,日哥哥在微博推文,阿翡又回来了,浅本也写原创,还有许多退圈但弃掉的巨坑依然榜上有名的厉害太太。

可是当年玩这些套路的呢?哪去了?

她不像我们咸鱼党你爱看看不看滚老子自己割自己烧你想吃什么关我屁事,她想红。

所以事件过后,不温不火热度不断流失,从宾朋满座到门可罗雀的过程本身,就是在用钝刀子剐她的心。

已经够了,我很喜欢这样没创意的惩罚。

夏尔_♥:

#各位好
#今天我要来举报一件事【我现在很气】
#大家现在应该都知道梦蝶希事件,不知道的人,可以去看我的上一条发布
#但是,你们真的知道这件事的内幕吗?我想应该有很多人都不知道吧,今天我就来给大家说一下这件事情,他呢,在弄一个什么《人的大脑想法》但实验报告,还在他的空间里骂我们sd,然后还开了三个小号,我也现在就不多说了,大家看图吧,哦,对了,这个人的QQ号是2320469175
#占标签抱歉

评论

热度(258)

  1. 顾善_倒地不起夏尔↘hope 转载了此图片